华政智库名家讲坛第七讲:监察制度的古今之变

发布部门:中国法治战略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2017-06-10


    201769日,我校中国法治战略研究中心在松江校区明镜楼第五会议室举办了华政智库名家讲坛第七讲。主讲人为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名誉院长,国家“2011计划”司法文明协同创新中心学术委员会主席,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法学部召集人陈光中先生;讲坛主题为“监察制度的古今之变”。此次讲坛由中心常务副主任、司法学研究院院长崔永东教授主持,中心研究人员等40余人参与了此次讲坛。

图为陈光中教授在讲座现场

陈先生曾于1984年出版《中国司法制度史》,是我国第一部研究司法制度史的专著。陈先生指出,在古代司法制度中,监察制度是重要组成部分;当今监察制度的重大改革,涉及我国监察体制、监察机构、监察职权等方面的变革,这种变革并非偶然,既有现实的需要,也有着中国古代文化的底蕴,同时借鉴了西方经验。古代的司法制度是当今制度改革的一面镜子,中国监察制度中的变化可以从古代制度中找到相似因子。

图为崔永东教授在讲座现场

接着,陈先生从两大方面对监察制度的古今之变进行了讲述:

一、中国古代监察制度

通观中国古代司法制度,监察制度相当发达,构成了中国古代法制史的重要特色之一。中国古代御史制度正式确立于秦汉,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需要为秦大一统服务的监察制度,直到清朝灭亡,监察制度逐步完善发达。监察制度的功能,简单来说就是整治官吏。古代有保障君主专制和中央集权的各种治理之道,但重在治官、治吏,要求官吏忠君、爱国、奉公、廉洁、守法。监察制度是最重要的统治工具,也形成了重要统治经验。古代监察制度的特点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1.监察机构地位相当高。监察机构职能广泛,权力极大,不仅有类似于现代的行政监察职能,也有司法监察职能,还负责监督朝廷仪礼,并向皇帝积极纳言,谏诤得失。御史官是位居丞相之下的重要官吏,协助丞相治理朝政大事,同时分管监察百官。御史官吏在行使职能时 无所不监,上至皇帝,下至县官,大到违诏擅权,小到礼仪言行,均在其监察范围内。

2.监察相对独立。中国古代监察制度在机构上实行自上而下的垂直领导体制,地方监察机构和官员直属中央领导,独立于一般行政机关,且在权力行使上有一定的独立性。在处理监察事务时,监察官不受其他行政长官的干预。御史弹劾可直接上奏,不必征求长官的意见。就地方监察而言,或是中央派遣监察官前往各地巡察,或是设置专管地方监察的机构直接负责地方的监察工作,都体现了监察的独立性。

3. 监察法制相当发达。中国古代监察制度在长期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了较完备的法律制度体系。这些监察法律详细地规定了监察机构的设置、监察制度的构建、监察活动的合法性以及监察官吏的职责与纪律等。例如,清朝《钦定台规》可谓历代监察法规的集大成之作,不仅在中国法制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从世界上看,相比于发达国家的封建时期,也是十分先进的制度法规。

总体来看,中国古代监察制度在整饬吏治和巩固专制统治、维护社会稳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历史朝代不断更替,监察制度在各代也有不同,但始终得以延续传承。考察中国古代监察制度的沿革历程,剖析其演变规律,对于我国当前监察制度的构建与完善,不无借鉴与参考价值。


图为讲坛现场

二、当代监察制度及其改革

十八届六中全会决议进行监察体制改革,明确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下的“一府两院”变为“一府两院一委”。去年年底,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在北京、山西、浙江进行为期一年的改革试点。同时,国家监察制度的立法工作也在进行,原有的行政监察法律将被取代。这并不仅仅是单纯的反腐败体制革新,也是一场国家机构制度变革,是中国政治体制的重大改革。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宗旨是建立集中统一、高效权威的反腐败体制。(1)集中,是指反腐败事业要坚持党的领导,监察委员会不仅归纪委领导,同时两者合署办公。在条块关系方面,纪委和监察委员会都将采用以垂直领导为主的领导体制。(2)统一,是将检察机关的反贪污贿赂局、反渎职侵权局及其行使的侦查职权和职务犯罪预防局及其职能转隶至监察委员会,由其统一行使反腐败职权,将反腐败力量拧成一股绳。(3)权威,是指新成立的监察委员会与政府、法院、检察院并列,都由人大产生,向人大负责,受人大监督。(4)高效,是指转隶后,监察委员会将拥有留置、调查和处置的权力,相比于过去先“双规”再交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更加高效。

从监察委员会职权运作上看,尤其在行使留置和调查权时,应注重程序公正和人权保障。留置权的适用条件应进行严格限制,对于一般违反党纪政纪的行为一般不应适用留置权;对于被留置的人员,原则上应通知其家属,并允许其家属对其生活和健康提供必要的物质支持。对于职务犯罪的调查程序特点鲜明,不仅要受到国家监察立法的规范,还需要接受刑事诉讼法的规范。对于被调查人员的申辩权,尤其是辩护权也应给予现有法律所要求的保障,不应有特殊化。

从国家治理角度说,监察制度改革体现了国家治理方式向法治化的迈进。党政干部要清廉,本身就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要求,且有制度来保证。同时,党政关系要理顺,党政有所分工,党不能包办一切,反腐败不能都由党出面。换一个牌子体现了党政分工;而制度的法治化,使得党规同国法的关系更顺畅。当下监察制度在推进国家治理法治化的过程中,既借鉴了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验,也继承了我们古代的治国文化传统。治国先治吏的原理和制度,在今天既符合现实需要,又有传统底蕴作背景,同时也继承了孙中山先生的五权宪法因素。

图为讲坛现场

最后,陈先生总结道:监察体制改革关系重大,相关修法要蹄疾步稳。并且,从科学立法、民主立法的角度出发,修改法律应当听取各方面的意见。以立法推进监察体制改革委反腐败服务,实现在法治框架下的有力反腐、依法反腐。

讲坛互动环节,中心研究人员孙煜华、葛天博、陈邦达等提出了关于监察制度改革的相关问题,陈光中先生对此一一作答。

最后,崔永东教授对本次讲坛进行了总结。陈先生谈古论今,对于古代监察制度特点进行了总体描绘,也对当下监察体制改革进行了概括。崔教授指出,我国古代司法对于建章立制十分重视,监察区和行政区在有些朝代不重合设置,且实行中央垂直领导,监察权独立于行政权之外,当今的改革正是继承了这样的传统。同时,古代监察官位卑权重,特别是中央派去地方巡视的御史官吏官位不高但权力很大,代天子巡守,先斩后奏。讲坛最后,崔教授代表中心聘任陈先生为中心学术顾问,并对其致以衷心感谢。讲坛圆满结束。

  

(胡萌供稿)


版权所有 华东政法大学 copyright 2015-2020 ecupl all rights reserved.
松江校区:松江大学园区龙源路555号 邮编:201620
长宁校区:万航渡路1575号  邮编:200042